首页 > 期刊文章

人赋人权

喜欢 1 收藏 0 2015年09月15日 13时  作者:熊秉元   来源:明月 摘自《读书》2015年第4期,Patrick George 图

人赋人权配图.png

在北美接近美加边境的地区,印第安人自古以捕捉水狸为生。水狸的皮毛,可以制作皮衣、皮靴等物。印第安人对于狩猎区域,一向没有明确的划分,部落之间彼此也相安无事。然而,自从欧美航道开辟之后,北美的皮毛在欧洲大受欢迎。因此,印第安人大肆捕捉水狸,部落之间往往大动干戈。这时候,部落之间才慢慢发展出游戏规则,在特定地区,对哪个部落在哪个季节享有捕捉水狸的权利,做出了规定。

日本城崎地区是一个位于海边的小城,以温泉著名。20世纪初,这里的居民有2300余人,6座天然温泉都开放给公众使用。该地区有60家旅社接待游客。1910年,铁路网修建到城崎,游客人数大增。都市来的人偏好隐私,新的旅馆就开凿管线,把温泉直接引入客房。6座公共温泉里的水慢慢减少。原来那60家老式旅社依赖公共温泉,生意当然大受影响,因此控告新旅馆私引温泉违法。官司的结果是新旅馆胜诉。因此,新的旅馆继续兴建,也继续把温泉引入客房里。城崎愈来愈繁荣,到1960年为止,每年的游客已经高达50万人。

熊先生通过这两个事例得出的结论是:权利的来源,不是“天赋人权”,而是“人赋人权”。彼此利害与共的人们,摸索出一种游戏规则,界定了彼此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