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期刊文章

不污染,常持心

喜欢 0 收藏 0 2015年09月11日 17时  作者:崔曼莉   来源:明心 摘自《燕赵晚报》2015年5月26日,王青 图

常持心配图.jpg

井底之蛙逃出井口,必定叹天下之大。我尝遍江南绿茶,也不过是中国六大茶类中的一类。说起六大类的区别,其实也简单:绿茶不发酵,红茶全发酵。在不发酵与全发酵之间,有轻发酵的白茶、黄茶,还有发酵情况从轻到重不等的青茶(乌龙茶)。除此之外,还有全发酵的黑茶。黑茶中有名品普洱,但也有人反对把普洱归入黑茶,认为它应该单归一类。

白茶可以长期存放,存放后发酵演变的茶,特称老白茶。老白茶三年为药、七年为宝,可以去湿消炎。现在每到夏天,于清晨饭后,我爱泡一壶老白茶。茶汤亮丽、茶香独到,喝之发汗轻身,最解北方不热之暑。我说北方不热之暑,是因为我是个“火炉”里长大的人。北方再热也不觉有热,汗闷在体内,很难受。

总是有好茶能在我的生命里和我不期而遇。在喝茶方面,我是个有福的人。从小家里长辈都爱喝茶。母亲爱茶,也爱茶具。那套青玉兰茶杯,我失手打了一只,为此她十分生气。她是个珍爱物品的人,东西要好,然后用很长时间。她从不贪便宜,也不追奢华。力求能及之好,同时长久珍惜,这是她教会我的。可是她的责备让我很难过。我总认为感情可以抵得过一切。物是重要,但永远不及人重要。从那时起,我对一切物,包括茶,都不分好坏地去珍惜,同时也绝不以有或没有责备旁人。一件东西,身价再高也不是性命。万物有灵,生命可贵,生命里的心情更加可贵。

除了母亲,两位舅舅是我特别的茶友。大舅是位画家,对艺术、对茶都精益求精。每年清明之前,他都要前往江苏各地的茶场亲自挑茶,然后坐等制茶,等茶制好之后现场泡品,亲口鉴尝,过关之后便打包回府。他生活简朴,花在茶上的钱却让我不敢想象。他从不喝别人家里的茶,说实在不能入口。小舅是个家中朋友不断的人,一只白色搪瓷茶缸,无所谓好茶坏茶,泡了30 年茶,泡成了深褐色。他说这茶缸如泡老的紫砂壶,开水冲下去也是好茶了。大舅笑小舅土,小舅回笑大舅执着。前年清明,二人于前往安徽途中双双遭遇车祸。一世兄弟,居然同年同月同日死,也算一种缘吧。大舅去世后,最后一本画册出版了;而在小舅的抽屉里,找到了许多欠条,都是他借给朋友们的钱,陆续二三十年,累积上百万。朋友们说,他从不欠别人一分钱,却常常接济朋友。这样的两个人,为什么会遇难呢?我心里总有不甘,葬礼结束后去拜访大舅的一个朋友,他已出家多年,是金陵某寺住持。去时又有大舅的旧友随同,众人喝茶写字,畅谈文化,似乎以这种方式哀思,便尽了最好的心意。我终于没有忍住,问出了之前的疑惑。住持笑了,说:“你们写小说的,这一世的故事结束了,便结束了,他们要开始下一世的故事,有何不可呢?”

是啊。什么是好的结束,什么是不好的结束。生有生的一堆问题,死亦同样。我又何必执着。何必在这一世,追问上一世,打扰下一世。

这一世既然与茶有缘,就应珍惜这缘。要喝好茶,必然需要藏茶。绿茶当年饮,不饮时密封放入冰箱冷藏即可。其他老白茶,部分红茶、青茶与黑茶都可长期储藏。藏茶最大的妙处,是在藏的过程中,茶叶会发生变化。火气慢慢消退,滋味慢慢增长。有的茶天资出众,却在储藏过程中受到破坏,吸了脏空气,受潮发霉,味道恶劣,已不能饮用。有的茶天资平平,却因藏茶人珍视,多少年过去后,火气褪尽,干净澄明,虽非至宝,却已成难得的珍品。

所以,不以当下的好坏对人生加以判断是多么重要。一个人的爱茶之心,确实可以通过岁月与茶共同成长。人生来便不公平,但成年后的我们如何对待自己,就像储藏茶叶一样,是让自己变得更珍贵、更丰富,还是更贫乏、更平庸,都源于每一天中最简单的坚持:不污染,常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