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 内容

乐活 | 如果古龙、鲁迅、郭敬明,都来翻译白居易的唐诗

喜欢 6 收藏 0 2016年03月16日 19时  作者:佚名   来源:剑烫月光(ID:jiantyg)

640-52.jpg

如果古龙、鲁迅、郭敬明来翻译这首白居易著名的唐诗《问刘十九》,我猜会是这样:

原诗如下:

《问刘十九》

唐·白居易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先看看标准的教材版翻译:

我家新酿的米酒还未过滤,酒面上泛起一层绿泡,香气扑鼻。用红泥烧制成的烫酒用的小火炉也已准备好了。

天色阴沉,看样子晚上即将要下雪,能否留下与我共饮一杯?

——摘自网络

接下来

古龙版翻译

冬日,大寒。

白居易在炉火旁盘腿坐定。

炉子是普通的炉子,红泥烧制而成,高一尺八分,重二十六斤九两。据说烧出这个炉子的工匠死去已经三十年了。这是他生前烧的最后一只炉子,虽然不算价值连城,但绝对是珍品。


好火炉当然不只是用来看的,所以炉中一定要有碳火。现在这炉中的火已经烧出了纯青色。

有炉当然还要有酒。火炉配酒,尽管不是绝配,但在冬天里,就像是英雄温暖的怀里配美丽的女人一样,再没什么可替代。

所幸烧炉子的是诗人白居易,他绝不会无趣,也绝不会让上门的朋友失望。这炉上有他新酿的米酒,绿色的气泡像蚂蚁一样浮在酒面上,可爱极了。

酒开始散发出香味的时候,白居易又给炉子添了块碳。

他对面坐着的老朋友,却开始笑了。

这个人当然是刘十九。既不是刘十八,也不是刘二十。

“你笑什么?”白居易问道。

“我猜你今晚又要醉了。”刘十九指了指窗外,笑道。

白居易望了望窗外,也笑起来,道:“看来快下雪了,留下再喝一杯?”

刘十九哈哈大笑,白居易也哈哈大笑。

忽然,一片雪花从窗外飘了进来。

鲁迅翻译版

大抵是要下雪了,黄昏时分外头的天色阴沉的有些空寂,风里竟然夹杂着些许的霰雪。老朋友刘十九又来家中探望我了,实在颇为高兴。但苦于没什么像样的宴席招待,多少有些愁绪。好在家里还有新酿的米酒,我知道十九是爱酒的人,想必也不会令他太过失望。

我与十九在炉火旁坐下,我与他讲解,我这火炉虽然只是红泥烧制,并不名贵,但那烧炉的工匠确是个名人,过世已经三十年了。这是他死前烧制的最后一只炉子,现今也算是半个古董,颇具收藏价值。

酒是新酿的,还浮有绿色如蚂蚁般大小的气泡,虽然粗劣,但别有风韵。十九是个风雅的人,必定不会嫌弃。只是我担心他喝的太多,又要头疼了。

天色将晚,屋外的冷风如刀子般。我心想,十九这样单薄的身子要是顶着寒风回去,怕是要染了风寒。反正也快下雪了,我不妨劝他留下住宿一晚,二人一起赏雪品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不知十九意下如何,我便开口问:“刘兄,外头快要下雪了,天气寒冷,不如你今晚留住,我们再喝一杯罢?”

郭敬明翻译版

流年似水,又是一年冬天了。在这些永不回头的岁月里,一切都有了不可逆转的改变。新酒埋在地窖里,变成了老酒,新人历经风霜,也变成了旧人。

再次见到刘十九,是这样冰冷的一个黄昏。好似多年前一样,他对着我淡淡而忧伤的微笑。他的脸上多了些皱纹,但我依稀记得他小时候的样子,眼睛如墨,喜欢拽着我的衣袖不停对我喊:“易,我们一起去偷酒吧!”

我捧出珍藏的小火炉,点上碳火,煮了一壶新酿的米酒。炉火燃烧起来,屋子里温暖如春。但我知道,温暖我的,其实是刘十九。我看着酒面上冒起的绿色气泡,眼泪不经意就落了下来,滴到酒里,泛起一丝涟漪。

十九帮我拂去脸上的眼泪,问我这些年过得可好。我笑着告诉他,每个冬天,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和他一起喝酒。十九听着,竟然也哭了。

恍惚间,我感觉整个青春的悲观离合都藏进了这红泥烧制的火炉里,烧出一段永恒而闪烁的过往。我看了看窗外,快要下雪了。时光如锦,天涯再相逢,我握着十九的手,说:“十九,快要下雪了,我们一起看雪,再喝一杯好吗?”

2016.1.20 闲时随笔

来源:剑烫月光(ID:jiantyg)

编辑:朝歌

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1

  • 2016-03-28 17:44:50   齐雨
    这风格把握的,真是厉害。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