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 内容

为什么会突然想不起熟人的名字?

喜欢 1 收藏 0 2015年09月09日 11时  作者:佚名   来源:[美]丹尼尔·夏克特《你的记忆怎么了?》

1.jpg

很多情况下都会发生“空白”。日常谈话时,你可能忘掉一个句子中的某个词;演员最怕在舞台上忘记台词,虽然不多见,但尴尬劲可想而知;学生们最害怕的莫过于复习了多次的东西卡在考场上,考试结束之后才恍然大悟。调查中发现,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空白就是忘记熟人的姓名。这种情况更多地发生在老年人身上,成了他们最担忧的事情。年龄大于50岁的老年人最常抱怨的记忆问题大致相同,其中一项就是想不起熟人名字。 

客观数据也支持这些观点。让20岁、40岁和70岁的人分别写一个月的日记,记录下他们遇到的“就在嘴边”却无法想起的事情。结果发现“空白”通常发生在物品名称(如海藻)和抽象词汇(如方言)。三组测试中,“空白”最常发生的是想不起名字,人名比国家或城市名称更难记起。忘记名字最常发生在40岁到70岁那组,而不是20岁的那组。相比之下,忘记熟人名字最常发生在70岁的那组。

我们为什么总忘记别人的名字?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看一下被心理学家称作Baker/baker(贝克/面包师傅)的反论试验。试验分为两组,同时把不熟悉的男性头部照片让受试者看。不同的是,给第一组受试者出示的是照片和姓名,而第二组看到的是照片和职业。实验以相同词标注的照片上男性的姓名和职业。比如,姓名组的成员得到信息第一个人叫Baker(意为面包工,译者注),第二个人姓名是Potter(意为陶瓷工,译者著);而职业组成员得到的信息是第一个人的职业是面包工,第二个人是陶瓷工。最后,只出示有关照片,让两组成员分别回忆相关信息,结果发现能够回忆起职业的要比回忆起姓名的概率要高。这种结论就称作Baker理论。为什么同样的词汇当代表人名和职业时,回忆起来会产生不同的结果?

image009.jpg

一百五十年以前,约翰・斯图尔特・梅尔通过大量观察,用现代的方法解释了Baker理论。“大多数人的姓名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内涵。”梅尔解释说,“姓名只表示我们对不同人的称谓,但未能指示或暗示属于这些人的其他任何特征。”也就是说,当我告诉你,我朋友名称是约翰・贝克(Baker)时,你除了知道他有一个相当普通的盎格鲁―萨克逊人的姓名之外,别的什么也不知道。可假如我告诉你我的朋友是面包工,我可能会告诉你很多事情:他在哪儿上班、过得怎么样、他烤面包用什么特殊材料、有什么拿手绝活等等。“面包工”这种职业会使人在对面包工了解的基础上又加上丰富的联想和知识。“面包工”这个词充分地代表了它本身的意思。在这个试验中,我们可以更容易地用以前存在的联想和知识来记忆“烤面包工”这个职业,而记忆“Baker”这个名字却远没那么容易。 

某些名称的含义更少,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更难记住和掌握新名称。由此可以知道,人们为什么更容易忘记相似名称。因为有些名称同普通名称相比,几乎没有与其相应的定义、知识和联系。让我们看看认知心理学家塞尔格・布利达特和迪姆・瓦伦丁报道的一个小试验。他们将一些卡通及喜剧角色的图片给人们看,一些是附带有描述性并突出其性格特征的名称(脾气坏、雪一样白、吝啬鬼等),另一些则任意取名。结果发现,即便参加者对两类名称都很熟悉,但他们对描述性名称的遗忘率要比任意性名称低。 

普通名称和专有名称的记忆理论模型,能帮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名称缺乏概念性知识是导致“空白”现象产生的原因。产生普通名称和专有名称所需要的知识种类和量显然不同。首先,让我们考虑以下三种基本因素。 

第一个要素是视觉描述,对某物品或某人栩栩如生样子的表述,比如方形的书籍、锋利的刀子或隆起的鼻子及你的同伴马丁稀少的黑发。对“面包工”的视觉描述包括你碰到的不同面包工的形象、外观和特征。“约翰・贝克”的视觉描述可能包括他的脸形及其他的特性如带边的眼镜、浓密的灰胡子等等。 

第二个基本要素是概念性描述,包括某物怎样执行功能、某人执行什么样的任务及其个人的传记等。概念性描述包括如下信息:如“面包工”包括“在厨房中工作”、“烤面包和蛋糕”、“需早起”等。对于“约翰・贝克”的概念性描述可能包括“律师”、“邻居协会的会长”及“高尔夫球打得比较好”等。

第三个基本要素是声觉描述,例如组成名字的音节:“Ba”和“ker”。在发音上“Baker”和“baker”是相同的。如果你看到约翰・贝克,你的头脑中只会浮现有关他的视觉描述。他的脸看起来很熟悉,但你不知道他名字或其他有关的任何事情。如果你的头脑中浮现视觉描述和概念性描述,约翰・贝克看起来很熟悉,你从你喜爱打高尔夫球的邻居那里知道他是一名律师,但是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

回想大多数模型的名称,必须在出现视觉描述和概念性描述之后马上出现声觉性描述才行。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人们经常会想起他们叫不上名字的人或物品相关的概念性信息,而相反的情况却不会发生。例如,人们会时常从某个人的职业而想起他名字,但尚无记载有不了解某人的概念性描述,却能记起他名字的情况。一次试验中,要求参与者通过图片说出一些著名人物的名字,参与者也许叫不上“查尔顿・休斯敦”的名字,但都能够回忆起他是名演员。如此看来,你虽然想不起“约翰・贝克”的名字,但可能会很快想起他是名喜爱高尔夫运动的律师。反过来,如果你能想起约翰・贝克的名字而无法想起他的个人特征,这种情况就不可能发生。

心理学家安德鲁·扬的观点是:专有名称的每个概念性描述聚集在某个人单一、特定的描述――“身份符号”上。这样,概念性描述“律师”就通过身份符号与“约翰・贝克”联系起来。同样,概念性描述“邻居协会会长”和“高尔夫球手”也和人物身份符号联系起来。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所知道的关于“约翰・贝克”的所有不同描述聚集到一点,就能认出他。 

2.jpg

专有名称与普通名称之间的最大区别发生在这个网络的下一个阶段:约翰・贝克身份符号与词汇性描述“约翰”和“贝克”之间存在着单一联系。这种单一联系与普通名称不同,在普通名称中,所有概念性描述直接覆盖了词汇性描述,每前进一步都能受到相互间的影响。而专有名称的词汇性描述只能通过单一联系接收较脆弱的影响。这种缺陷使得专有名称更加不易于想起,即使受到视觉描述和概念性描述的强烈影响,即便知道他的所有事情,我们还是想不起他的名字。 

这种模型可能帮助解释,为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更易发生想不起熟人名字的情况。因为专有名称在概念性描述和词汇描述之间的联系尤其脆弱,更容易被一些因素破坏,比如认知过程变慢。大量研究表明,中老年人的认知过程变慢,可能是神经中枢传播速度减慢的缘故。按照布克和麦基的模型,最易发生空白的是最近未曾碰到的极其相似名称。碰到某人会引起关于此人的概念性和词汇性描述并能加深其相互联系。相反,当我们很长时间未见到某人,则概念表现和词汇表现之间存在的脆弱联系就会减弱。另外,因为老年人比青年人年龄大,他们更有可能认识一些他们很长时间未碰到的人。事实确实如此,布克和麦基所做的每日调查显示,那些最容易发生“卡壳”现象的受试者,碰到的都是至少几个月未联系的熟人。

标签 大脑 名字

相关文章

评论(0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