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内容

点滴|少年你还在背诗吗?

喜欢 4 收藏 0 2016年01月15日 13时  作者:开飞机的贝塔   来源:微信公众号“嚼水泥工坊”( ID:jiaoshuini)

学了很多文学理论,还是没能自破成见——文学的存在只是为了爱情。

一个遥远的夜晚,我躺在沙发上。一对身着古装的男女坐在房檐上,月亮很大,夜色很美,美人小脸光洁如玉。只听她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语调不胜幽怨,幽怨得只剩下静默。男子见状马上接过话来道“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然后就是四目对视,你一言我一语的巴拉巴拉的非人话。表面上说的是苏东坡的诗和爱情,实际上说的是他们自己。

电视机前的小小的我,整个人都惊呆了,以至于鼻涕留到了嘴角都忘了横袖子去擦。

诗句好美,美人好美,小小的我立地顿悟到:以后如果遇到一个同样美的美人,谈起一句同样美的诗句,作为一个男人要是不能准确而优雅地接出下一句,唉,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从那天起,凡是遇到描写爱情的古诗,我都默默地背诵下来。

约摸在初一那年,在家看95版的《神雕侠侣》,听到李莫愁长吟那句“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觉得真是美得不可方物。这么美的诗句,我能不背下全诗!于是,开始搜索。

那时候,我们那小县城,网络还没有普及,百度也没流行。所以,我搜索的第一步,是去翻看家里的《唐诗鉴赏辞典》。

花了多几天,整本书来来回回翻看了好几遍,背会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暂分烟岛犹回首,只渡寒塘亦并飞。”

“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

却没有找到那句“问世间情是何物”。

于是我猜,这诗句可能是出自“宋词”。

向朋友借了一本《宋词精品》,又花了一个下午,整本书来来回回翻看了好几遍,邂逅了: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

……

却还是没有找到那句“问世间情是何物”。

于是又我猜,这诗句可能是出自“元曲”。

可是,无论是我还是认识的朋友,手头都没有关于“元曲”的书。

于是,跑去我家附近的一个书店,发现书架上陈列有一本《元曲精选》,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的,天蓝色的封面,封面正中间题有一首很美的词: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几年后,我才知道,这是一首清代词人纳兰性德的词。很奇怪的,出版人怎么选来题在了一本“元曲”选本的封面。

书店很小,仅有的四五个陈列书柜都紧挨在了一起,四五个顾客就人满为患。

我拿起书,飞快的翻看,查找我要的诗句。没翻到一半,身后就传来老板的询问:“买吗?”

我整个人都窘迫起来,慌忙抬起头询问价格。

“处理价,18块。”

“12卖吗?”

“不卖!”

老板是个30出头的女人,一头棕色的短发,五官相当端正,却总是画着暗色的冷艳的妆。18块就是18块,她的语气有着不耐烦的强硬。我只得捏着兜里的12块钱悻悻地离开。

大概一个星期后,我又去到了那家书店。我在心里掐着时间,快速的翻了翻那本书,仍然没找到想要的诗句。

说真,直到翻过那本书后,我才知道,元曲还分“杂剧”、“散套”、“小令”什么的。“杂剧”部分,一整页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字。可是,搞不好想找的诗句就在其中,估计只得买下来细细翻看才会找到。

于是,我装作初来乍到的样子问到:“这书多少钱?”

“18”

“12卖不?”

“不卖。”

老板娘语气冷冷的,就像她脸上的妆一样。

大概又过了半个月,我又跑去了那家书店,又拿起那本书,又装作初来乍到的样子问到“多少钱?”

老板仍是 “18”、“不卖”两句。

可能又过了半个月,我再次跑去了那家书店。老板仍是“18”、“不卖”,雷打不动。

不知道这个模式具体重复了多少次,印象中历时至少半年。最后一次,老板说“拿去,亏本卖的。”

她脸上没有丝毫认识我的迹象。所以,至今不能确定,她是因为烦了,还是因为感动了,还是单纯因为那书卖不出去。

我如获至宝,来来回回翻了好多遍,里面的每一个字都没有放过。可是终而还是没见着那句“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这就是我当时对中国古典文学能有的全部认知,我实在想不出那么美的一句诗还能存在于哪里。

很久后的某一天,我在姨妈家的书柜上随手抽出了一本《中国古代文学精选》。书上满是灰尘,书页有着腐朽的黄色。那是我那个学霸姨爹几十年前的遗物。

字码到了这里,这个无聊的故事也到了结局部分。就那么的不经意,就在那么一本朽黄的书上,找到了那句操碎了心的诗。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整个句子闪闪发光,哪怕惊觉原来原版没有“人”字。

句子出自元好问的词作《摸鱼儿》。元好问是金代诗人,这就难怪任我翻遍“唐诗”“宋词”“元曲”也枉然了。

现在,那本《元曲精选》仍在老家书柜里默默地蒙着灰尘。

前几天,在北京,和一个朋友,涮着火锅,意外地就爱情观争论得有点小激动。于是,我意外地想起了这个小故事。

诗句还是美的,爱情也许也还是美的,只是已不再会像年少时代那么无时无刻地挂念着、咋摸着了。

那些当年认真的、坚定的记诵下来的诗词,当年烂醉之时仍然背得顺溜,以为一生都离不了的诗词,现在竟然好多都背不清了。

不过,猛然间倒是觉着这故事有点鸡汤,然而“鸡精”不是诗,不是爱,不是少年,而是“坚持”。一个12块的坚持,这碗汤我先干为敬。


来源:微信公众号“嚼水泥工坊”( ID:jiaoshuini)

编辑:辛巴德



标签 诗歌 背诗

相关文章

评论(0

File not found.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

File no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