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内容

就是不让座

喜欢 4 收藏 0 2015年09月07日 17时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640.webp (3).jpg

她的名字叫罗莎·帕克斯,是一位42岁的黑人妇女。

1955年12月1日星期四这天,她很累,便在蒙哥马利市的公共汽车上找了个空位坐下,但是当车上乘客满员时,司机却要求她站起来,把座位让给一名白人男子。

当时,在美国南部,黑人给白人让座是一个传统。另外,违反司机的指令也违反法律。

帕克斯夫人想了一会儿,然后说她不会让座。

美国黑人作家埃尔德里奇·克里夫后来写道:“在那一刻,在宇宙中的某一处,某架机器的齿轮转动了一下。”

结果,帕克斯夫人在下一站被捕,因品行不端而被指控有罪,并罚款10美元。帕克斯夫人是个人缘很好的人,发生这样的事情让她的朋友们都非常气愤。

640.webp (5).jpg

罗莎·帕克斯被带到警察局按下手印

48小时内,一些油印小册子便开始在黑人社区里传播,呼吁大家全天抵制城市的所有交通工具。这次抵制活动声势十分浩大,蒙哥马利有25,000名黑人,占公共汽车公司载客量的75%。如果他们持续抵制,怎么样?到头来,汽车公司除了屈服,只有破产。

抵制就这样拉开了帷幕。他们告知公司,只有保证“谁先来谁先坐”的规矩,黑人才会上车。另外,黑人领导者要求司机礼貌地对待黑人,并在黑人居住区雇用黑人担任公共汽车司机。但公司只愿意接受白人司机礼貌待客这一个条件,因此,黑人抵制运动持续进行,有效率竟然达到了98%。

几个星期之后,双方依然没有妥协,这更加大了黑人的决心。蒙哥马利市市长W·A·盖尔是一名坚决的种族隔离主义者,他宣称当局绝不会向抵制运动投降。

顽固的种族隔离主义者们对“黑人的抵制”行为嗤之以鼻,但并非所有的白人都同他们一样。

市长发现,那些常常雇用黑人的白人家庭现在会让他们的厨师和杂工搭车,或替他们付出租车费。他生气地说:“这些家庭的愚蠢行为就同那些领导此次运动的黑人激进分子一样,正在摧毁我们的社会。我们白人一方面反对黑人抵制公共汽车,而另一方面又在充当那些参与抵制的黑人的司机,这在黑人眼里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僵局形成三个月后,市检察官拿出了一份1921年的限制工会的州内反劳工法。在这条法规下,大陪审团对马丁·路德·金和其他114名黑人领袖提起控告。

640.webp (6).jpg

罗莎·帕克斯与马丁·路德·金

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一年前来到蒙哥马利市,成为教堂牧师。南部白人向来不尊重黑人牧师,但金是黑人中的新人物,南部白人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牧师。金是哈佛哲学博士,一个有真才实学的人,布道时很少谈约旦河故事,却大谈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莎士比亚、伽里略、汤因比的文章思想。他熔基督教义、黑格尔主义、甘地主义于一炉,合成一种新的哲学,教人从斗争中汲取力量,于痛苦处寻求和谐。

金指出,抵制运动是自发的,他是在抵制运动全面开展后才成为该运动的发言人的。然而法官还是判他有罪,并勒令他支付罚款1,000美元且交付所有诉讼费,批准其保释等候上诉。

如果这样判决的目的是恐吓蒙哥马利市的黑人,那么其效果刚好相反。

黑人们立即在法庭外的草坪聚集,一名黑人喊道:“从此以后,我们绝对不会再去坐公共汽车。”一个中年妇女从人群中挤出来告诉金:“我的心永远跟随你,我的钱包也属于你。”

群众决定当晚聚集在一起开个祈祷大会。一个男人向群众大声问道:“你们都会来吗?”他们大声回答:“来!”他再问:“你们要乘公共汽车吗?”“决不!”

他们也真的没坐。春天过去了,夏天过去了,黑人们依然斗志昂扬。市长万万没想到这一次,黑人会如此坚定。

640.webp (7).jpg

走上街头抗议的人们

公共汽车公司陷入债务危机,公共汽车司机要么换了职业,要么离开了这座城市。但所有迹象都显示,黑人没有公共汽车却依然活得下去。

一些黑人已习惯步行上班,一些有了自行车,金还组织了一个规模很大的汽车互助组,集中了200辆汽车来帮助其他黑人。然而市长宣称这是非法的,于是在抵制运动的第12个月,金和其他12名黑人领袖因未经许可经营公司而被拘捕。

就在他们在州巡回法院受审时,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座位隔离”这一极具种族歧视的原则继在娱乐场所和学院被推翻之后,最高法院决定现在也在公共交通中予以取缔。所以,在公共汽车上搞种族歧视属于违反联邦法律了。

金得以释放,也因此成了世界名人。这场史无前例的抵制运动给亚拉巴马州的种族隔离带来了毁灭性打击,美国各地的黑人也都从中看到了新的希望。这位年轻的黑人牧师走进了民权斗争的最高领导层。

在罗莎·帕克斯引发的抵制运动开始381天后,这场运动结束了。一个白人在公共汽车上自言自语道:“我想今年的圣诞节不再是白人的圣诞节了。”坐在旁边的黑人微笑着答道:“是的,先生,你说对了。”

一件事发生很久以后,该事件在整个形势发展中的作用才会变得清楚,但在当时却往往显得微不足道。

毫无疑问,当那个司机叫帕克斯夫人让座时,他认为他对待的只是一个傲气的黑人。如果他知道有一天自己的孙子会在学校课本上接触到这件事时,他当时可能会更谨慎一些。 

640.webp (8).jpg

标签 尊严 自由

相关文章

评论(0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