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内容

老伴儿

喜欢 6 收藏 2 2015年09月09日 15时  作者:辉姑娘   来源:《时间会证明一切》

640.webp.jpg

今年年初,我的老父亲中风,幸好抢救及时保住了生命,但却暂时失去了行走和说话的能力。我为他找了当地比较知名的康复医院进行复健。

在那段时间里,我认识了一个隔壁病房的女人。

确切地说,整间医院没有人不认识她。

她是为了陪护瘫痪的老伴儿在医院长住的。五六十岁的样子,长相平平,身材臃肿,却极喜欢穿颜色鲜艳的衣服:大红、鲜黄、荧光绿……每每在走廊里擦肩而过,都会在她身上嗅到一股浓浓的廉价香水味。

她是整个楼层的梦魇。每天早上5点半,各位陪床的家属还在行军床上酣睡之时,就会被一声粗门大嗓的呼喝惊醒——

“护士!送药! ”

“老头子,喝水! ”

“哎哟,今天天气真好,可以出去晒晒衣服了! ”

……

于是所有人只好悻悻地起床。

她完全不顾及他人的感受,每天比公鸡打鸣还准时。自顾自大吵大嚷,手下也不停歇,给垃圾桶换纸袋的声音刷拉刷拉,揪得人心烦意乱。

她还喜欢唱歌,从《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到《最炫民族风》 ,什么歌都唱。刷碗时唱,洗衣时唱,遛弯儿时唱……平翘舌不分加上五音不全,兴之所至还改几句词,简直没法听。

所有人都不喜欢她,提到她的时候面带鄙夷,评价往往是: “自私” 、 “不懂事” 、 “害群之马”……有修养的老人则叹一口气,不说什么,看她的背影眼带怜悯,却分明也不认同她的扰民行为,不屑与其计较罢了。

他们出院那一天,她独自推着老伴儿的轮椅,孤零零地站在电梯口。没有人出来送他们,每一间病房的门都关得紧紧的。

我正好从水房出来,看那一双背影忽然莫名有些心酸,于是礼貌性地招呼了一句。

“走啊? ”

“是啊。 ” 她见是我,眼睛亮了起来,立刻放开了嗓门,习惯性地大声回答着,口水几乎喷到我的脸上来。

我无奈: “阿姨,我听得到的。 ”

话出了口,想着反正要分别了,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阿姨,以后你跟别人交流,真的不用说话那么大声……我们听得见……”吞吞吐吐还是把话说完了。

她的眼神慢慢黯淡下来: “姑娘,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可我没办法……”她伸手拍了拍正坐在轮椅上、因为等电梯而有些焦躁的老伴儿,叹了口气。

“我老伴儿,脑血栓压迫了他的神经,眼睛基本看不清东西了,耳朵听不清了,反应远不如以前了。我只能穿点儿鲜艳的颜色,喷点儿香水,这样哪怕模糊点儿,他也能看到我、闻到我。

“我说话声音大,讨嫌,我知道,可那也是为了让他知道我就在身边……我不说话,他就害怕。 ”

她抬起手来擦了擦眼睛: “我知道他们都说我缺心眼、自私、二百五……可是比起让我老伴儿活下去,活得好一点儿……我宁可当一个万人嫌。 ”

电梯来了,她不再往下说,推着老伴儿进了电梯,抹了把眼泪向我挥手道别。

我也怔怔挥手,只觉得喉间哽塞,说不出话。

标签 老伴 亲情

相关文章

评论(0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