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内容

把小说过成生活

喜欢 1 收藏 0 2015年09月08日 10时  作者:于娟   来源:《此生未完成》

640.webp (4).jpg

如果将人生比做一条路,那么朋友就是你的同路人,从生到死的一路,你走过无数的阶段,每个阶段你就会遇到某些人,如果同路,你们会成为朋友,如果不同路,那么就此擦肩。而那些曾经同路而现今并不再同路的朋友的友情却是很难在现代都市里找寻的,我们生活的环境变了,那么我们的友谊也变得陌生,不再亲密如初,或者,心有灵犀。

平是特例。平是我的闺中密友,大学同学。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在大学里了解或者往来并不多。我们属于两个类群,我喜好热闹,呼朋引伴乐此不疲,她喜欢独行,沉默持重不善和他人交往,我喜欢争强好斗,出类拔萃,她喜欢莞尔放弃,中庸之道,我喜欢风口浪尖,她喜欢鱼翔浅底,我凡事果断坚决、几近武断而刚愎自用,她处处小心谨慎让我极度窒息,我喜欢和一帮男生打篮球,她从来不参加任何运动,唯一的闲暇消遣是看闲书,而且是我颇为不耻的言情小说。我不知道怎么和她成为莫逆,她的性情品质和我截然相反。她是我认识的都市女子中最为平凡的一个,她唯一令我喜欢的性情品德就是:善良。我从不认为她有多优秀,一直等到我们一起长大。

平是美女。面如银盘,双眸如星,经济学上说,资源如果废弃不用,那么它产生的效用将会是零乃至负数。无论女生寝室中如何公推平为美女,但平终究不是小龙女,她的深居简出与世隔绝的生活居然让她安然度过止水般的四年大学。没有一个追求者。年少轻狂前景无限的小男生私下说,平漂亮是漂亮,但是,她的漂亮犹如口中衔蜡,全无味道。这种评价是非常具有杀伤力的。但是从大学男生的角度上来看,的确是事实。

大学毕业后,平寻得一外资公司,做起了都市白领。然而都市白领的生活并不如电视剧本抑或小说里描述的那样风光。整月辛劳,薄薄薪水,房租、电话费、水电费、交通费,去之所余的少之又少,平尽力攒存,说是为以后嫁妆打算。我那个时候也在上班,工资似乎比平要高,非常肯定的却是每月永远没有结余。我不存钱做嫁妆。我们都对自己的工作有些不满,她的舒缓方式是约我一起聊天、泡方便面发牢骚,而我的解决方式是把老板炒掉,然后背着刚买的考研书去星巴克看帅哥。

工作后的年月少了大学的闲适自由,奔波苦累的日常上班和如同上班一样的日常加班让平更是难以寻觅心上人。她的交友圈子相对很小,而我认识的男子们年轻并不识得珍宝。她开始有些烦闷,经常在看电视的时候无缘由的长叹,我第一次在她身上看到新千年国际大都市里依然有待字闺中而无人问津的年轻貌美女子。很多年后我看《粉红女郎》,突然觉得她当年的状态非常像剧中刘若英饰演的女子,结婚狂一样地希冀有个人有个家可以让她来爱。

除了上班和攒钱,平除了依旧雷打不动地看她的言情小说,开始雷打不动地去网吧上网。她会不断地上网聊天,约会网友,然后经历无数“见光死”。那个时候在我看来,约会网友是非常勇敢出格的事。可是如此保守的平却如此不平凡地开始网络寻情。貌似保守实际勇敢的平喜欢童话和言情小说。童话里,灰姑娘最终和她的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一直在看言情小说的平终于在现实里找到了自己的言情小说,并最终成为童话和言情小说里的女主角。

平在遭遇艳遇的时候我在日本,忙于游历山水思索民族感情。我的思索在她看来无疑就像我看她的言情小说一样荒诞可笑。断断续续的邮件,她告诉我她在新浪的聊天室遇到一个工程师,聊得很开心,她和那个男人见面了,相貌还可以,她主动问那个男人说:你做我的男朋友吧。那个男人没有说什么。最后一封邮件说,我们确定关系了,我要嫁给他。

我大惊,回国后立刻约他们见面。人心如江湖。我非常担心如此善良温顺的平会不会被色狼骗?交大草坪上,春日阳光树影摇曳下,一对金童玉女携手迎面。工程师沉稳持重大方,修养有蕴谈吐得体,职业也好收入颇丰,最有趣的是,他竟然剑眉星目、身材魁梧,连姓氏都是如同言情书里节选下来的主角姓名,绝对不雷同我们这帮俗子。我疑心是不是平拿着言情小说到网吧用google按照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搜索的奇迹。谈笑间,平悄问我:如何。我笑着说无可挑剔,可以考虑拿我自己的男朋友等价兑换。

我依然过着江湖逍遥的生活:读研、看书、BBS灌水、思考不成问题的人生问题,犹如一只小泥鳅在复旦这个我称之为人生泥潭的地方自得其乐而不能自拔。当我正在筹备海边学生度假旅馆,跑到海岛上买房置地被一帮渔民不是普通话的普通话折磨得头痛欲裂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平说,我要做妈妈了。接下来的几个月,我奔波于上海和小海岛之间,为了我的创意和度假房操劳万分,而平在淡然平和中享受孕育一个小生命的快乐。我没有来得及去看待产的平,这于好友之间似乎有些不妥,因为我开始人生大战,开始读博士,开始参与政府重大经济决策课题,开始着手出国,我开始忙得像个陀螺。

倒是平经常有电话过来,问我,你忙得怎么样?

我说,很忙很忙很忙,只是不知道自己忙什么。平生产,是个男孩。圣诞节回国,去探望平母子。那是一个小天使,健康活泼漂亮,留着员外小儿的茶壶盖头发,笑起来会露出小小的新牙。做母亲的平,抓着小儿胖乎乎的小手逗子为乐,淡淡然的幸福着。

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0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