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内容

总有段赢不了的时光

喜欢 1 收藏 0 2015年09月08日 11时  作者:梦安   来源:“读书”微信账号

因为街舞给人的影响太笼统,听上去又太像小孩子才耍的把式,所以小山总是给我反复强调他跳的是流行舞,告诉我流行舞博大精深,流行文化源远流长。我每次一边吃着饼,一边听他说,只有不停地点头,他夸累了才会停下。

小山是我室友,我知道他跳街舞时,他已经跳了有一段时间。

原先他每次练完舞,被汗水浸得湿透回来,几乎所有路过他的同学,都一脸忧郁地问他是不是又下雨了。

其实也不能怪他样子夸张,只是我俩念书的地方雨水太多,更何况有那么几次,也确实是因为他一去练舞,没一会而天就会下雨。雨下很久,他也不要送伞,大多时候都是练到雨小了,一个人喝着奶茶优哉游哉地走回来。

他学舞的地方很远,他练舞的地方很破。有几次我社团活动,骑车正好经过他练舞的旧停车场,里面有几面大小不齐的镜子,周围路过些各色各样的学生,他就一个人在镜子前扭来扭去,后来练习场被管制了以后,他晚上就听着歌,在寝室里浓厚的DOTA氛围里扭来扭去。

几年下来时常会有比赛,他每次都兴高采烈地去,灰头土脸地回来。我作为他的好室友,看他天天都在这间挤到不行的寝室里练习,也没能出什么值得请大家吃饭的成果,除了没蹭到饭的失望也不好再评论什么。

有次比赛的结果又不太好,他回来的路上抱怨了几句膝盖疼,结果却被一旁同辈,比赛成绩好很多的同门说是练习量不够。他给我讲时黑着脸,紧接着就是大口大口的吃饭,吃完又连喝了几罐可乐,最后扶着肚子不停地抱怨。

“我不觉得我比他差啊……”

当时我看着他,确实很想问问他是怎么想的。快毕业了,他成绩凄惨到我这么个学渣都目不忍视,他怎么好意思每次给家里打电话,都说同寝的我和他的成绩差不多。

后来每周他还是按时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从城市的一边跑到另一边去学舞,回来以后要么对着电脑发一会儿呆,要么就是听着歌在那里比划些动作。有一次大比赛,比赛无罪,只是刚巧撞上了考试周,虽然小山总说他能跳舞学习两不误,但我只知道他比赛失利,考试科目基本上也挂完了。

快放假前的一天晚上,我玩游戏到很晚,睡觉时看到对面的小山,虽然他很早就上床了,却还盘着腿一直在那里听歌。

“玩赢了?”

“嘿嘿嘿。”

“你说。”

“说什么?”

寝室里关了灯很黑,再加上是冬天,不一会儿就觉得又黑又冷。

“我是不是不适合跳舞。”

小山说这句话时声音很小,我又冷又累,玩得头昏脑涨,当时已经钻进被窝睡了。那天MP4微弱的光映到他的脸上,我看到他时不时抬手揉揉眼睛,最后把MP4关了,留下一团黑黑的影子,他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里面。

独自一人的生活,总有那么一刻,现实刚冲撞完你的心脏,所有的挫败,辛酸与迷茫就已经一窝蜂将你团团包围。

歌手会质疑自己是不是适合演唱,画家会质疑自己是不是适合创作,写手会质疑自己是不是适合码字,而到了最后,所有人却都还在这看似无尽的彷徨中坚定地走着。 

不是每个人都会努力坚持,只是没有人,会在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选择放弃。

我最后听着小山吸鼻涕的声音入眠,心想这破地方的冬天果然太冷了,真是很冷,把好好的一个大小伙都冻哭了。

放假以后各玩各的,难得我无聊时找他聊天,不是短信不回,就是电话不接,十足的女神范,等到孤傲冷艳的他回复我,答案通常也是紧紧围绕着三个内容。

我刚才去练舞了。

我正在练舞。

先不聊了,我要去练会儿舞。

开学以后,刚开始课很少的那几周,他练舞也跑得很勤,每次晚上快十一点回来,休息一会儿,倒头就睡,然后第二天早饭只要是我请他,食欲就会惊人的好。

“逗货,你晚上都不吃的吗。”

他回答时嘴里都塞得满满的,几个字含在嘴里一直说不清楚,几周下来我大概拼凑一下,一般是讲前一天太累,只能盯着满满的一盘盖浇饭发呆。

最近一次比赛,我无聊刚好陪他一起去,几个小时下来,觉得二货跳得还有那么点样子。回来时他作为比赛四强坐中间,我坐右边,他的师弟坐左边。一路上他师弟一直在抱怨身上疼,问他练多了是不是伤膝盖。

“没事的,你就是练得太少了,加油吧。”

我看他随着耳机里的音乐摇晃身子,一直很开心终于有理由叫他请吃饭,想起几个月前他连喝几罐可乐,吃成个柱子坐在我对面叹气的样子,终于明白那天他口中的那位同门,相比于那时的他,凭什么能站在更高的位置。

接下来要介绍的人叫阿杰,我认识阿杰其实没多长的时间,只是他的成绩一直是学院前十,要是提起他,我后面要说的很多,自然都是关于一个学霸的故事。

之所以有机会可以和他认识,是有一次知道他成绩不错,我站在他身边,为了配合人群,就很没感情的一起夸了他几句。

“我自己也一直挺满意的,如果能一直这样保持住,我也挺开心的。”

这是他当时的回复,语气平淡自然,神情谦逊有礼,但我最看好的,还是他语气里积极乐观的感觉。

我本来作为学渣,一到期末就把自己搞得焦头烂额,能认识阿杰这样的“大腿”再好不过,于是乎一到考试周前,我都会紧紧地“抱住他”,后来自然而然也就混熟了。

阿杰平时也不算话少,只是面对他不了解的事,他大多数时候只选择认真听,而每次我问题问到他兴头上时,他笔都不放下,就开始对着我滔不绝地讲给没完,一副要和学渣探讨一下学术深度的样子。

阿杰学习起来,一直都是早上不见人影,晚上不见人归,我俩同系不同班,阿杰自然也不和我还有小山住一间寝室,我每次要是去找他,他也都不在寝室。有时我晚上在寝室间串门时,正巧遇到他咬着面包回来,看到的也是他背着包发着呆,认真到一点都没有看到我的意思。

那时候学院正帮小企业搞一个设计,我从别人嘴里知道最后是阿杰拿了头筹。

当时我知道的不少人都有参加这个选拔,其中有个别会在比赛结束后发一些诸如“一不下心拿了第三”、“这比赛没想象中那么难嘛”一样的状态。

我在自习室作为旁观者,津津有味得看着手机,欣赏着各种独具匠心的装逼方式。一旁作为最终获胜者的阿杰,相比于我手机里的那些自鸣得意,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他看着书本,咬着笔头,眉毛一会儿簇在一起,一会儿松散开来,脸好像也没洗过,衣服的领口也比较脏,左手还在一边,不停地揉着有点油的头发。

他已经有连续几天都保持现状,也不是他不想收拾利索,感受一下获胜者的喜悦,只是他说他还差很远,总说他自己还差很远很远。

同龄的年轻人有些很有天分,其中不少也确实可以走到较高的位置,但是能一直游刃有余地走在上游的,性格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和阿杰相似的地方。面对目标,会有一股能心无旁骛,敢流血流汗,哪怕最后孤立无援,疲惫不堪,还能咬牙前行的狠劲。 

阿杰一直很喜欢电影,他笔记本虽然保养得很好,但因为性能的关系,用起来让人很着急,他家里的条件不是很好,所以有些事上一直都是能省一点是一点,反过来像帮小公司做些设计这种事上,因为能赚一点是一点,他也绝不含糊。

有时半夜两点,他突然来短信说,上个月我给他推举的电影特别好看,我在床上玩手机,每次都不忘嘲讽他,笑他的电脑果真不是一般的卡。

同样会有一段时间,阿杰对电影的需求量会突然变得特别的大,我就知道他最近肯定又白忙了,我知道他想给家里省一点的想法肯定又泡汤了,他做的小设计,肯定又没被人家大公司看上。

这种时候,我晚上去操场跑步,常看到他一个人在边上走圈。我还在寝室玩游戏的时候,他就在操场上了,我跑完三圈,他还在边上走着。等我跑完站上观众席找他,看到他不停地在操场的泛光灯下出现又消失,光下走过的人多,只照见他背着白光坐下,会用手捂住脸,一动不动的坐上很久,

是人总会默默流泪,捂脸痛哭。有时哭声很小,没有起因,没有结果,不想要谁来安慰,等到以后的某天想起,尴尬笑笑,说那时的自己只是有些累了。

然后有一天,阿杰突然就满血复活,自习量高得吓人,再不去操场上走圈。他还是学院前十,闲下来会和室友说笑,偶尔有空,就找我聊聊电影,考前会花时间给同学讲题,押题的时候总是一样的乐此不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恢复成了从前一样的状态。

有次我吃着面包到自习室,阿杰就像在自习室常驻一样永远都在他的位置上。

“晚饭吃没?”

“……”

“那午饭吃没?”

“……”

阿杰只做题,摇着头也不说话,我都怀疑他连问话的是谁都不清楚,最后我把面包从掰了一半放在了他桌上。

过一会儿,阿杰出去接水,回来时揉着眼睛。

“这面包是……”

“我给你的,你不是没吃吗?”

“吃了啊,我哪有说没吃?”

我看着他做回位置上,不一会儿就又进了状态,只得把面包拿到手里,一口一口吃进自己嘴里。

“嗯!对!你吃了!”

“……”

有个下午有两节阿杰最喜欢的课,他都翘了没来,我后来问他做什么去了,他说那天有家小公司叫他去谈他的设计,他说他火急火燎的提前了一个小时,他说他本来打算赶回学校,他说他回来的路上一闭眼就睡过了站。  

后来有机会我介绍阿杰给小山认识,那次喝酒,小山又喝多了,两个本来没什话聊的人,借着酒劲似乎突然就志同道合起来。我记得小山当时讲过一句直到现在都常常给我提起的话,他说他原来赢不了,是因为他很想赢,现在他赢了,是因为他需要赢。

当时一样有点醉的阿杰听后,把酒瓶放到一边狠命地点了点头。

变成需要时,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做事很卖力,所以我不服输,输了我就不服气,直到我认识些人,看到有人用功到从来不花时间去纠结自己的付出,才知道自己还是太嫩了。

总有些人,面对一长段迷惘的时光,常常叹息,却少有报怨,他们很拼,拼到再没有心情去计较付出与回报的差额,拼到再没有闲暇去抱怨世事的艰辛与不公。

 每次快考完试,我看书看得无聊,总会拿阿杰的手机玩,他的手机型号一般,用起来就和他的破电脑一样卡,而且每次我一解锁,总会看到他手机壁纸上很有型的一行字。

“别等了,自己救自己。

标签 奋斗

相关文章

评论(0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