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内容

文 | 那个拯救弃婴的摩西是谁?

喜欢 5 收藏 3 2016年10月17日 14时  作者:叶倾城   来源:文章摘自《爱我少一点,爱我久一点》 ,出版方:凤凰出版传媒

 

1.

前两年有一则新闻,我一直很不喜欢。

1992年,一个不满月的女婴被遗弃在武汉宗关办事处附近,一个月后,她被一位美国女性收养。二十年后,已在耶鲁大学人类学专业攻读的她,回到中国,寻找生身父母。

关于她,大部分人都用“幸运”来形容。是的,有44个家庭登门认亲,故事大同小异:因为贫困,因为想要儿子。某种意义上,“被遗弃”给了她新生活的可能性,她写在血里的命运原本应该是:生为农家女,在打骂疏忽里长大,在田地里耕种一生,要么十来岁就辍学打工,供养要成为栋梁柱的兄弟。

总之,不会是现在的她,笑容阳光,心地良善,读名校,即将前程远大。无数中产家庭用毕生心血和全部积蓄,尚不能为儿女铺就的道路,一个或者一群自私的人,用抛弃实现了。

我也怀疑他们想认回她的原因,真是亲情作崇吗?抑或是新的贪婪?有一个家庭说:“她成绩好,像我们家人。”36次DNA比对,其中没有她的生身父母,面对他们的愧疚,她说:“你要相信我已经原谅你了。”优裕的生活、良好的教养令她宽容。于是“一些多年来为遗弃女儿而心存不安的人们,也得到各自内心的宽慰”。但,她并不是他们的女儿。那个真正被遗弃的亲生女儿,也许已经死去,也许正流落在这星球的不知哪个角落,是黑童工、失足妇女、童养媳,对生而不养自己的父母恨得血海深仇。

不能说,你没看见尸体,罪行就不存在;洗干净双手,就假装从来没握过刀。

这条新闻令我心底不舒服,多少认为它客观上起到了鼓励弃婴的作用:你看,给不了好的生活,不如给孩子另寻出路。你之砒霜,人之珠宝。弃婴不是作孽,反而是造福人类。

我却不能吐槽,因为这不是虚构的剧情,而是新闻,是活生生、发生在当下的真人真事。如果你要指责三观不正,那是你的三观太幼稚可笑,偏离真实人生。                          

2.

不久前,一个朋友突然打电话给我,就在几个月前,她告诉我怀孕的消息,我想当然准备说恭喜,立刻淘宝搜索喂奶枕。

“姐姐,我的孩子,出问题了。”

最后一次产检后,丈夫温柔地跟她说,推算过八字,想让孩子提前出来。她取笑丈夫的迷信,还是顺从了。当时她很奇怪为什么不是剖宫,让她痛了六天六夜——以我多舛的产育经验,这是为她孕育第二胎做准备。因为剖宫产之后至少要一年、最好三年才能再次受孕,而顺产几乎没有时间限制。

来不及喂奶,不曾亲眼看到孩子的样子,到底怎么回事儿谁也不肯说。家人一直骗她说在NICU(新生儿监护病房),到她以绝食拔管相胁,实在瞒不下去,才说:“这个孩子,和我们家,没缘分。”

她哭成泪人:“他落地时候是活着的,我听见了他哭。我听见了。”

有什么可说,这是命。我唯一的安慰是:“孩子还会来的,听话,你养好身体。月子里哭会伤眼睛的。

她听而不闻:“就算他有病有残疾,没有第二种选择吗?姐姐,如果是你,你怎么做?”

我明白她为什么打电话给我,因为我也曾是被命运捉弄的人。从怀孕五月起,我每天都在问:“怎么办怎么办?”十万个怎么办最终的答案是:如果揭盅真不堪如此,我带孩子一起死。

有没有第二条路?有没有?

我庆幸那只是一次生命中的模考,最严峻的考验,没有发生在我身上。

我实话实说:“你没有做错什么。”

3.

大约就是朋友电话前后的事儿,我看到了广州弃婴安全岛的消息,还是很反感。中国已经是一个很不爱惜生命的国度,一个不被期许的小生命,就像一团宿便,人流、堕胎以及遗弃,比排泄还轻易。前几年的中关村约炮事件,女主角生下孩子,所有人都说:她为什么要生?她生就是她活该——生育反而变成反人类的行为?而繁衍种族,不是每个生物的天性吗?

我断断续续追着新闻看,看到那些母亲恸哭的脸孔,小小明黄色的襁褓,安全岛墙上的八个字“关受弃婴、生命至上”。“哗”一声,我热泪漫出。

我仿佛突然间开始原谅: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也不会做这么残酷的事。

就像奶牛场里的乳牛,要不断怀孕分娩,才会不断产奶。起初一两次分娩,新妈妈们会爱怜地舔舐小牛犊身上的胎膜,牛犊被抱走,它们碎步追赶,一路哞哞呼唤。但一次又一次,母性就算坚硬如石,也被磨成麻木,母牛一边分娩一边吃草,生完了一眼都不看自己的小宝宝,照旧无动于衷地吃草——不,那不是它们的孩子,是我们的财产。我们就是这样,得到了每天必喝的牛奶。请原谅,请原谅我们为了自己,为了我们的孩子,作出这样残酷的事。

遇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让母亲作出母牛的反应?

4.

我看过很多跟弃婴有关的故事。

《不存在的女儿》:美国,被遗弃的唐氏儿在爱她的养母身边得到幸福。

《车票》:台湾,被遗弃的酒鬼之子,有机会在修女开办的孤儿院健康长大。他最后甚至感谢母亲,“她的果断和牺牲,使我能有一个良好的生长环境和光明的前途。”

《消失的女儿》:印度,低种层夫妇,因为筹不起嫁妆,活埋了第一个女儿,把第二个女儿送到福利院,女孩被一对印美夫妻收养,二十年后回国寻亲——如果把地点改成中国,这就是让我不喜欢的那篇新闻。也许,所有第三世界国家,哪怕肤色不同、文化迥异,因为有相似的贫穷,就有相似的冷酷。

《孽火照出我的美丽》:美国,一个高中女生瞒着家人娩下一对双胞胎,先出生的姐姐被溺死,她把后出生的弟弟交给令她受孕的男人。河中的婴尸被发现,她因杀婴罪获刑,若干年后被假释的她,遇见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后者曾被弃置于安全岛,现在正和养父母过着幸福生活。

所有故事都是同一个主题:遗弃总比杀戮好。只要孩子还活着,哪怕残疾哪怕非婚生哪怕是被歧视的性别,就有希望。遗弃是罪,但杀戮是更不可原宥无法拯救的罪。

而我,想起朋友的问题:有没有,第二个选择。

5.

这是一个真实的社会,最真实处大概就在于它没有正确答案,做什么都会是伤害,总有人要受损有人获益。没有最优解,但我们都在摸索着,想知道,有没有哪一种举措,能令痛减到较低——不敢说最低。

我不知道。

广州的弃婴安全岛,在试运行50天后,暂停了。

中国不是第一个有弃婴安全岛的国度,美国早就有各种《婴儿摩西法》《安全交出婴儿法》等,依各州具体情况而异,允许父母将初生婴儿放置于警察局、消防站等安全场所,配合美国完备的福利系统,可算是畅通无阻。他们的口号:无罪、无辱、匿名。

婴儿们的摩西,究竟是谁?能带他们出苦海。

 

文章摘自《爱我少一点,爱我久一点》

出版方:凤凰出版传媒

编辑:谷主


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4

  • 2017-05-17 18:16:36   teng123
    好6666666666666
  • 2017-05-18 16:31:10   teng123
    6666666
  • 2017-05-18 17:00:40   teng123
    6666
  • 2017-05-27 11:25:26   庄晓生
    很有深度的文章,赞一个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