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内容

点滴 | 小城熟人社会的婚宴:迟到是常态,晚点是默契

喜欢 1 收藏 0 2016年10月13日 15时  作者:周云龙   来源:文章摘自《2015中国最佳杂文》, 出版社:辽宁人民出版社

image.jpg

我从小城来,在省城蛰居多年,再回小城去,备感亲切,那里有亲人、旧友和喜欢的小吃。不过,也有特别受不了的一点,你猜是什么?

我有“盛宴恐惧症”,害怕参加那种规模盛大的晚宴,因为它真的会很晚。你继续猜,它能“晚”到什么时间?

没谱,没谱,没谱,郁闷的事也要说三遍。

晚点率最高的宴席,当然是婚宴,因为人员众多,因为仪式隆重。一般请柬上都写明时间18:30,而正式开席时间大都在19:30。一位老同事,参加朋友孩子的婚礼,一直嗷嗷待哺到晚上8:48才开吃。不是专门选择这个吉祥时间,实在是重要客人姗姗来迟,缺了他,真的不行。

最近一次参加同事的婚礼,我和我的小伙伴去了同事的老家县城。下午三四点,就开始摆台了,直到七八点,双方大队人马才基本到齐。此前,我们在桌边围观凉菜许久,也垂涎已久。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不好先吃,不能偷吃。有人便提议,到外边先寻点吃的填填肚子,他们在宾馆侧门找到一家小超市,买了一代代鸡翅鸭肫的小包装。回程的路上,险些被飞驰而至的摩托车撞翻……

那场婚宴上,我们到底和什么人一起?吃了些什么?不记得了,但是场外的那个细节,历历在目。——这,难道是晚点的存在价值?

在小城里,婚宴没有不晚点的,规模越大,晚点越长。我猜测,小城的人们一定都早已习以为常了,大家都心平气和地傻等,没有一个人去追问主人怎么回事,哈哈。

吃一堑,长一智;吃了N次,能不长记性吗?赴宴者现在往往会根据主人身份、宴请规模、关系程度,随机做出推迟多长时间到场的策略性调整。所以,小城的婚宴,便几十年如一日地晚点、晚点、晚点。

我就奇怪了,餐饮的档次越来越高,就餐的环境越来越好,为什么人们就餐的时间一直拖拖拉拉?人的时间观念为什么不能与时俱进?悠闲的乡村,早些年前倒是有过一种说法,夜饭夜饭,吃到鸭子生蛋。那种闲适的生活态度,多半是人自觉自愿的选择,悉听尊便;而今,你出席的是几百人的场子,还能想来就来,想走才走吗?

我就郁闷了,说好的六点半,为什么每回都要至少拖到七点半?如果直接说定是七点半,那还会推迟到什么时间?晚点久了,热菜会凉了,上菜也加快了,舌尖上还能有什么快乐吗?大家都尽可能准点,迟到者不就会被孤立吗?下次,他不就会从另一个角度“长一智”,改改拖延习惯吗?

我就困惑了,许多人在车站窗口前、售货柜台前,常常急不可耐;高铁和飞机,明明一人一座,可是每次总会有人争先恐后,挤、推、抢……五项全能。车次、班次晚点,不断有广播提醒、道歉,他们都会很烦躁,而宴席晚点,食客们大都心平气和,自找应对办法,或打牌或吹牛或刷屏。

美食面前,他们怎么会变得无动于衷,不慌不忙?

坐在餐桌前,我若有所悟,小城的宴席,大都是主人的亲友同事,是主人为根目录的一张互联的网,是一个“熟人社会”。看上去,礼尚往来,其乐融融;事实上,大家既有所了解,又有所顾忌,你看哪一次坐位之前,不是推推搡搡?只为了分出个主座次座末座。换作其他场合,换作是不了解的一群人,那又要看他们怎么争抢先座了。

这个“熟人社会”,是没有规则可言的,彼此没有制约,没有监督。早到的、迟到的,常常在牌桌上、酒桌上达成了和解。在一场场晚点的晚宴上,大家都是“肇事者”,都是“受害者”,似乎又都是“享受者”:习惯了,无所谓,就这样,算了吧。

这个“熟人社会”,也是没有信任的。

在微信朋友圈做过调查,晚点的一个关键原因是,大家都认为那么大场面,一定有人不准时,早到了浪费时间,所以都有意放慢了脚步。而决定开席时间的往往是一些重要嘉宾或关键客人,他们的迟到,往往又是觉得大家都可能不会太准时,早到了会尴尬……

在一组无序无望无聊的等待中,大家达成了晚点的默契。身心疲惫的主人,聊以自慰的是:一辈子,也就请这么一回客了。而等到下次,当他接到请柬,作为客人,他还会按照既定节奏,不紧不慢地去赴宴。

晚点,所有人都意识到的简单问题,在小城恰恰成了一道无解的题目。我知道,问题的背景也许是,小城生活悠闲,节奏不快,他们不用赶乘最后一班地铁回家,没有第二场夜生活等他,不必第二天一大早挤班车上班,小城人的代步工具最多是电动车。所以,大家都相安无事地等着。

有朋友说过,落后都是配套的。同样是小城市,经济越发达的地方,人的时间观念越强,对别人的时间越重视,对别人的感受也越尊重。

我试着在朋友圈询问各地好友,小城的大型晚宴可以不晚点吗?所有的朋友都表示没有信心:迟到是常态,晚点是默契。

只有一个深受晚点折磨的朋友提出一个不靠谱的建议:发请柬时注明18:30开席,同时提醒会有第一轮抽奖,奖品为苹果6S,10部……这是动用经济手段了,当然,你也没办法采取其他任何手段。一个贵族的培养,一般需要三代人,一个城市文明的养成,看来也需要几代人。

宴席,是“熟人社会”的典型片段,我只有对苏北小城的连续观察,只能以小城说事,只想提醒诸位一点的是,小城那个看似热闹、和谐的“熟人社会”,其实是一个易碎的易散的“不信任共同体”。

文章摘自《2015中国最佳杂文》

出版社:辽宁人民出版社

编辑:辛巴德

1471183873305869.png


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1

  • 2017-05-17 18:16:10   teng123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