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内容

点滴 | 我的父亲丰子恺

喜欢 11 收藏 2 2016年09月08日 14时  作者:丰宛音   来源:《读者》2015年第17期

父亲在他的《画师日记》里有这样一段话:“赞美的话不足道,批评的话才可贵。”有两件事可以说明他的虚怀若谷。

第一件事发生在我十岁那年。那时我家在嘉兴。有一天,父亲带我们到烟雨楼去玩。我剥吃南湖菱的时候,忽然听到邻座有几位游客提到父亲的名字。我正要说话,父亲立刻示意我不要作声;但他自己却急忙坐到茶客的背后去,“偷听”他们的议论。

其中有个人说:“丰子恺画的人真怪,有的没有五官,有的脸上只有两条横线。这难道算是时髦吗?”其实这是父亲受日本画家竹久梦二的影响,叫作“有意无笔”或“意到笔不到”。这样可以更含蓄,更耐人寻味。但父亲还是听取了那位茶客的意见,从此在人物的刻画上下了更多的功夫,注意通过生动的姿态来表达没有五官的面部的神情。

第二件事发生在1940年。那时我们全家逃难到贵州遵义,寄居在郊外的一座庄院里。有一天,我随父亲到庄前田野中散步,走累了便坐在一条石凳上歇脚。不一会儿一群人路过这里,见了石凳,也坐下来闲谈。其中一个人指着庄院说:“你们知道吗?丰子恺就住在这个庄院里。”另一个人说:“我总觉得丰子恺的画的背景比较单调,往往几幅画背景都差不多。再说他最近在报上发表的几幅画,人物穿的是内地的服装,背景却是江南。看来他画惯了江南的山水,内地的山水一时还画不像。”

我知道父亲一定在聚精会神地“偷听”他们的议论。果然,他一回家就把这事记进了《画师日记》。打那以后,他常常到郊外写生。他后来画的《青山个个伸头看,看我庵中吃苦茶》《蜀江水碧蜀山青》《蜀道难》等画中山形奇特,气势磅礴,就是从这些实地观察和大量写生中得到的艺术概括。 

我有一个小小的屋子,还有一个小小的孩子。即使没有春风,也有花开;没有夏雨,也有彩虹。窗外大雪纷纷扬扬,可窗内,我的玫瑰正香。和你一起,我不怕老去。


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1

  • 2016-09-11 21:38:01   kirito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