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内容

我们谁在比可怜?

喜欢 8 收藏 3 2016年08月11日 21时  作者:文四笔   来源:微信公众号“ArtFollows”(ID:ArtFollows)

image-43.jpg

你知道最近大家都在比什么吗?

比房子?已经买不起房子了!

比车子?摇号实在太难中!

比孩子?还没对象和谁生孩子! 

如果你还在比这些说明你OUT了。

现在最流行的是比可怜。如果你不比可怜,你都不知道怎么和同事聊天。如果你不比可怜,你都不好意思发朋友圈。如果你一点都不可怜,或许纪检监察部门会找你好好谈谈。 

我可怜,不信我就好好跟你们比比。

我穷

上大学时,在班里我属于家庭条件不太好的。家里三个孩子,一个姐姐念到高中就外出打工,帮家里分担经济负担,供我和妹妹在外读书。

在这样的家庭条件下,我申请了助学金,填写条件时,一五一十地写着家里情况,碰到不确认的地方,宁愿往好了写,生怕把自己家里写的太穷让人看不起。

而同寝室的二哥是独生子,家里虽不富裕但是平时看他吃穿比我强好多。他同样填写了助学金表格,我偷偷看了一眼,惊讶万分,居然比我还要穷。他用比我更惊讶的表情看着我说道,你不这样写,怎能得到助学金呢?

25岁那年,我研究生毕业来到设计院工作。很幸运赶上了单位的分房,更加幸运的是在北京房价没有像如今这样洪水猛兽时,我还在当时荒凉的天通苑买了间经济适用住房。

当然填写购买经济适用住房所需表格的时候,也用的是二哥教育的方式——装穷。从此以后我走上了装穷之路。

在我们单位装穷很容易,说自己有多少贷款即可,房子车子,甚至iPhone6S都是贷款买的。

有了孩子后更容易说自己穷了,说什么都贵就好了——奶粉贵,纸尿裤贵,课外班贵,学区房贵,如果租房子,就是房租贵。

如果你胆敢说什么东西便宜,会有几个同事疾风骤雨般杀过来好好和你聊聊,在你面前哭穷,让你无法接话。

image-44.jpg

我忙

我独立设计的第一个项目,进度要求六个月存档,我用了三个月时间完成了所有我应该做的工作,富余了三个月用来会签其他专业资料,修改自己的图纸,最终准时存档。第二、三个项目也是如此。

后来问题来了。我发现一有进度要求紧迫的项目,主任一定第一个想到我。接到第五个项目的时候,我有些力不从心了。身体变得发福,视力有些下降。奇怪的是无论我多忙,总有人说比我忙。 

那一年二哥找我吃饭,他本来是被分配到一个效益很好的炼厂的,不过干了一年就辞职了。我们见面时,他已经是北京某销售公司的经理。他看我这几年还是个设计狗,而且还是一只疲劳的设计狗,忍不住教育了我一番,道别时留下一句话,“我说老四啊,你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实诚。”

终于在下一个新项目分配到我的时候,我刻意强调了自己目前工作量,又说了很多客观因素。狠狠的说了一次自己有多忙。那一次我躲开了一个糟心的项目。从此以后我走上了装忙之路。

我现在跟大部分单位同事聊天时,都会详细地跟他们阐述这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即使我一上午做的唯一一件事只是在楼下大厅喝了杯饮料,即使我整天抱怨流量不够,即使我电脑上一直有个小窗口在播放美剧。 

我在工作中抱怨会议多,我在开会时说没时间干活。我要参加文艺汇演,要参加体育活动,要参加团会、党会,要网上答题,要培训,反正我忙死了我就是忙死了。

更可笑的是说惯了忙以后,我甚至开始跟很多无关紧要的人说自己忙,比如食堂师傅、保洁阿姨等等。周末来公司打球,忘了带卡都会随口跟保安小哥说一句加班。我彻底地蜕变成了一个“忙”人。

image-45.jpg

我苦逼

我为什么苦逼?我是设计狗难道还不够苦逼么? 

设计狗被人称为苦逼行业是有原因的。项目限工期,业主有要求,专业需沟通,现场要吃苦。但是哪个行业不苦逼呢?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挣点钱不容易。我不觉得累,不就是加班么。

审核人和校对人不一致的时候,我改来改去十几遍,我加班。业主审查提出一百多条意见,就算我们设计院作风再硬朗也要修改个七八十条吧,没问题我加班。一个国家重点项目,被各种领导教导这个项目的重要性,本该6个月做完的设计时间压缩到3个月。

好好好!我加班。 

更加苦逼的是我那些糟心的业余爱好。我擅长做PPT,在一次演讲过程中,部门领导看到了我精致的PPT演示稿。以后全室有任何演讲PPT必经我手。

我擅长写活动稿件,刚来的几年,科室但凡发生任何大事小事,我都会热情地往公告栏里投稿,因此我年年都是优秀宣传工作者。开始一两年还好,可是接下来的三四年间,我便一直被任命写稿件和制作PPT。

我已经忘记自己专业是搞工程的。还有体育活动,文艺活动,参加了一年就好像被归档了一样,下次准还找你。组织者期盼的眼神,真诚的话语,让你无法拒绝,最终就这样参与了一年又一年。

新项目开始了,我到另一个办公室集中办公,和我们室里一个不是很熟悉的老总坐在一起。

他父亲是国家第一代石化人,他自己也是我们单位某个领域的杰出专家。而他一周就那么两件衣服,我有时甚至怀疑他每天不洗衣服。

他每天都早到一个小时,晚走一个小时,有时候还能看见他拿着资料回家。或许是年轻时工作太拼没时间谈恋爱的缘故,五十岁左右的他,女儿刚刚上小学。他所住的房子还是单位分的,和女儿上下铺地住。

他年轻时热心于参加体育,文艺活动,虽然年龄大了,实在参加不动了,但是每次有比赛和演出他都会去看。他不说自己忙,他不说自己穷,他更不说自己苦。 

那么到底谁可怜?

再说说二哥吧。十年大学同学聚会,二哥张罗了饭局。是的!二哥已经不是当年的二哥了。但是老四还是当年的老四。

饭局过半,几乎每个人都借着酒劲开始亢奋起来。我的那位二哥更是喝多了,开始本来大家话题都是哭穷的,他话锋急转,说自己在北京有三套房子,两辆车子,说自己的业务布满了中国十几个省,说自己离了两次婚,目前还单身,说自己正准备出国。

他油头粉面,大腹便便,身穿名牌。说话期间他还接了两次电话,一次用命令的口吻安排事情,一次用高傲的口吻洽谈业务。他很忙,他装穷,他说他很苦。

那么到底谁可怜呢?

来源:微信公众号“ArtFollows”(ID:ArtFollows)

编辑:辛巴德

二维码.png

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1

  • 2016-08-16 19:58:36   巴音布鲁克乔
    有同感!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