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内容

书房窗外的冷雨

喜欢 0 收藏 0 2016年06月11日 17时  作者:董桥   来源:《读者》2016年第12期

640-4.jpg

父亲坐在书房里靠窗的那个软垫沙发上,两手捧着一盏新沏的铁观音,白烟袅袅,凄凄切切,半蒙住他那张有风霜的脸。沙发的蓝绒底子撒满翠绿竹叶,衬着窗外那一丛幽篁,格外见出匠心。因是雨后黄昏,院子那边的荷塘传来几声蛙鸣,书房反而更显寂静了。十八岁少年屏息站在离沙发四五步外的紫檀木书桌边,不必抬头,都背得出左壁上挂的一副对子:“南云望气千重紫,华露罗香万亩兰。”右边盆景花架后面那一副则是:“传奇家有道惟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朝南花格回窗两侧整整齐齐立着一对乌木玻璃书橱。

小时候,父亲一出门,我总是偷偷翻遍橱里的旧书和藏画。宋代花鸟、明人山水、清朝碑帖,自忖都可以闭着眼睛临出来。壁灯如梦,瞄一瞄案头青花笔筒里那一丛粗粗细细的毛笔,想起童年,竟无端讨厌起何绍基(清代诗人、书法家)来了。父亲啜了一口茶说:“到了台北赶紧先去看宋伯伯,知道吗?”“知道了。”“国家多难,生活更应该朴素,专心向学。”“是。”蛙鸣愈来愈闹,窗外又下起冷雨了。

文章选自《读者》2016年第12期

编辑:乔木

二维码.png

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0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