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内容

知书|《汉宫春晓图》:春已归来,看美人头上,袅袅春幡

喜欢 3 收藏 0 2016年03月10日 20时  作者:佚名   来源:《伟大的绘画》

《汉宫春晓图》

作者为明朝艺术家仇英,约1542年绘制, 绢本设色 ,30.6厘米×574厘米,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仇英山水、花鸟、人物都画得好,尤工仕女。《汉宫春晓图》是个尺幅很大的长卷仕女图,展开来将近6米,光人物就画了110多个。在仇英的所有作品中,它的价值无疑是很高的。

 

这幅精美的绢画呈现了发生在中国皇宫庭院内的一个想象中的场景。尽管创作于1542年左右,但这幅画所描绘的场景却设置在两千多年前的汉朝,这一朝代终结于公元220年。仇英这位明朝艺术家,在著名的收藏家项元汴的委托下创作了这幅画,当时,中国正在重新确立其文化和政治上的身份认同。这幅描绘细致入微的卷轴,其设计旨在让观者从右边开始观看(最下面一幅图的右边),一次展开一臂之长的画幅,随着叙事性的发展,一直看到最左边(最上面一幅图的左边),很大程度上就像阅读一本书。造型奇美的树木与假山石装饰着王宫的庭院,柱子与门廊明确了楼阁的建筑结构。这幅全景叙事性图画描绘了宫廷中的嫔妃们在一个春日早晨的闲暇生活。透过开放式的幕墙,我们看到了那封闭的特权阶层的王宫世界。在这里,嫔妃们奏乐、下棋、跳舞、喝茶、逗小孩,或是闲逛。

这些身着华服的女性全是苗条纤弱的,在尺寸上都很接近。然而,她们服装上那美丽的纹样和色彩却都有着微妙的差异。整幅绘画的素净与雅致是由柔和的橙色作为主色调形成的,并有几分绿色、亮红色及蓝色遍布在整个画面。韵律与图式是由瓮、植物、围栏与网格状结构营造出来的,它们有助于形成一个统一的构图,同样也由嫔妃们稀松分布的黑色发髻所营造着,在西方观众的眼中,就好像一张乐谱上的音符。

仇英(约1494年—1552年),字实父,号十洲,中国明代画家,原籍江苏太仓,后移居苏州。擅画人物,尤长仕女。与沈周、文征明、唐伯虎并称为“明四家”。

仇英出生于江苏的一户平常人家,平生以卖画为生。从技艺上来说,他并不属于那些受过良好教育、无须讨生活的文人阶层,这些人精于书法,并作诗以自我表达,但仇英却与他们有很多联系,且与文人画家齐名。

仇英曾学艺于周臣,同出于周臣门下的还有另一位—“明四家”之一的唐寅。在此之后,仇英开始尝试以各种不同的风格和体裁绘画,按照阔绰的主顾们的品位来创作他的作品。他在模仿唐宋时期的名作上能够达到十分精准的程度,显示出各种高超的技巧,并将自己对色彩的理念应用到这些仿画中。仇英的青绿山水画精美绝伦,这正符合明代富有的收藏家的品位,而他那轮廓明晰秀丽的人物则显示出他高超的绘画技艺。

宫门 

640-36.jpg

展开一幅画卷就好像开始一段旅程,又像翻开一部故事书。从右边开始,你沿着一片烟雾缭绕且优雅的东方风格的树林来到宫墙边。那华丽的红门敞开着,而一旦进入到庭园内,雾气骤然散去,你可以看到飞鸟,一片春意盎然之景。

照料庭园 

640-37.jpg

在这里有两位女性交谈着,同时第三位俯身趋向一株灌木,这株灌木柔和了假山石强劲的线条。通过将卷轴上的众多人物三两一组地分配在各种不同的活动中,仇英在他们之间营造出一种亲密的和谐感,这是他极具特色的个人风格。

高雅的装束

640-38.jpg

尽管这幅画中的环境是虚构的,嫔妃们所穿的精致华服却是对汉代服装的忠实再现。宫中妇女们那苗条的身姿掩在流水般的丝绸长衫下,增强了她们的美与姿态的优雅。

皇家孔雀 

640-39.jpg

一对孔雀在宫门附近觅食,它们彼此平行地站着,尾巴各自指向相反的方向,与护城河和庭园墙壁的对角线相互呼应。整幅卷轴中,这些对角线在宫廷建筑上不断重复,创造出一种韵律与连续性的感觉。长期以来,带有皇冠般的羽毛,装饰性尾巴的孔雀,在亚洲与欧洲的艺术中都是一种传统的皇权象征。

音乐与舞蹈 

640-40.jpg

许多嫔妃都很有艺术天赋。此处,三位妇女正在演奏乐器,其他的人在跳舞,画面的和谐感被强调出来。

理想美

640-41.jpg

这两位妇女在安静地阅读。她们用手肘撑着,斜卧在那里,完美的鹅蛋形脸庞微微侧着。她们或许代表了一种理想美的形式:她们的眼睛正好处在发际线与下颚的中间,她们的眉毛与嘴唇秀美,鼻子以侧面表现,用一根线画出。

学习的妇女

640-42.jpg 

宫中嫔妃的消遣方式显示了她们的受教育程度和文化水平,强调了她们的地位。她们之中有些人在下棋或学习书法。其他人在赏画或奏乐。妇女们全神贯注的神情传达出她们对审美与智识追求那生气勃勃的热情。

画像师

640-43.jpg 

元帝的其中一位嫔妃正在接受画像。这一小小的场景,会让人想到宫廷画师毛延寿和美丽的王昭君那个著名的故事。

技巧

640-44.jpg

仇英是一位工笔画大师,这种画法是用一根细笔作画,尽可能地使线条精准。物体、人物的姿势与比例也要在一开始就画准确。这种技艺,与作画更快、更富有表现性、不需额外工具的风格,也即是人们称为写意的绘画形成对照。在工笔画中,甚至线条也是要画在不吸水的纸上或绢上。因此,任何表达都不是通过笔刷的轻弹完成的,而是使那些描绘动作以及织物流动感的线条,每一根都完美地画在合理的位置上。一旦就绪,就开始在轮廓线内层层上色,以创造出细微的明暗。仇英有着敏锐的观察力和卓越的绘画技巧,尤其擅长这种技术。

背景

640-45.jpg

和许多卷轴一样,《汉宫春晓图》在卷末也有一段题跋,有时跋也会写在装裱的绢上。跋的内容可以是画家自己的信息,也可以是友人、观者或后来的收藏者的评论。有些人会在他们的评论之后盖上名章。这些红色的印章意味着画家的荣耀、观者的赞许,抑或收藏者的所有权。

摘自《伟大的绘画》,经北京出版集团授权发布

编辑:辛巴德

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0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