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内容

知书|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什么? 我们往何处去?

喜欢 0 收藏 0 2016年03月05日 19时  作者:佚名   来源:《伟大的绘画》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什么?我们往何处去?》

640-28.jpg

(1897—1898年  布上油画  139.1厘米×374.6厘米  艺术博物馆,波士顿,美国)

这件巨大的横饰带闪烁着异国的色彩,大概是高更最宏大的一件画作了。此处的布景是在塔希提,画家在这里度过了他生命中最后几十年的大部分时间。结实又具有感官美的身体,树木蜿蜒的形态,以及强烈的色彩,一切都呼唤着这半实半虚的热带天堂,它给了高更以无限的灵感。

如同高更的许多其他画作,这一幅也讲述了一个故事。从右向左看去,前景与中景的人物表现了生命的轮回,反射出高更在这幅画的名字中提出的问题。轮回从右边熟睡的婴孩开始,以最左边的老妇人与一只鸟为结尾。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什么?我们往何处去?》展示了高更是如何以其特有的方式,运用饱和色区域以及有着粗壮而清晰轮廓的人物来创造出一种平面的、几乎是抽象的构图,其中带有一种强烈的装饰图案感,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受了日本浮世绘的影响。高更对色彩的运用是以一种非自然主义的方式,将繁茂植物那苍翠的蓝绿色,与半裸人体那明亮的金黄色并置在一起,创造出强烈的冲击力。对于他来说,色彩不仅仅有着感觉和装饰上的作用,同时也可以用来表明思想,表达感情。

在高更看来,这幅充满着象征与神话指涉的绘画是他的巅峰之作。它体现了在运用色彩与构成时的激进方式,而高更也正因此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为表现主义和抽象艺术的出现铺平了道路。

640-31.jpg

熟睡的婴孩。遵循了东方传统从右向左的阅读习惯,熟睡的婴孩代表了人类生命轮回的开始。三个女人和婴孩优美地构成了一个小而稳固的群体,阐明了高更对自然主义与传统透视法的抗拒。

640-32.jpg

倾听的女人。一位被夸大了身体的女性背对光源而坐。这种发光的色彩在高更几乎没有立体感的典型平面风格中已经使用过。

640-33.jpg

摘果举手摘果子的年轻人占满了整个画布的高度,是这幅画的焦点,水果或许象征着他生命的欢愉,使人想起伊甸园中的夏娃。与其他人物一样,他身体的形状由黑色勾勒出来。皮肤的明亮色调由于与背景的蓝绿色形成的对比而增强了。

640-34.jpg

拿着芒果的女孩。前景中有一个小女孩正在吃芒果,她的身边还有两只玩耍的猫。大地的粉红色、蓝色和灰色与水果的颜色十分和谐,注入了对耀眼的互补色的强调。这个构图的中央部分,包括站着的年轻人,描绘了日常生活的场景,并与题目的第二部分联系起来:我们是什么?

640-35.jpg

神明。以波利尼西亚雕塑为基础的这个站像是用一种充满神秘感的蓝色描绘的,象征着超越的世界。同样的图像还出现在高更的《神之日》(1894年)中。基督教传教士对塔希提本土宗教艺术的破坏令高更厌恶至极。

640-36.jpg

题目。在他的生命走向终结的时候,高更给了他的绘画一串问题作为题目。此处是用法文写的。对于《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什么?我们往何处去?》,这位艺术家写道:“我们往何处去?接近一个老妇人死亡的地方。一只怪异而简单的鸟知道答案。我们是什么?尘世的存在。有人依其直觉就想知道其中的一切意味……众所周知的象征将使整幅画凝结为一个忧郁的现实,而指出的问题就不再是一首诗歌。”

640-37.jpg

塔希提的风景。有力的水平线将岛上树木流动的形状彰显出来。枝条蓬勃地虬曲着,创造出图案以及一种和谐的感觉。

640-38.jpg

老妇人。坐在一位美丽的年轻女人身边的,是一位肤色晦暗的老妇人。她蜷缩在阴影中,似乎在等待着生命的结束。白色的鸟或许象征死亡之后的最终的未知阶段。

创作背景

高更使用了几个他从前的作品中的人物。由于没钱,它们被画在廉价的粗麻布上,而非艺术家使用的画布,高更将它视为自己的得意之作,这幅画中融汇了所有他最杰出的作品中的元素。他同样期望这是他最后的一幅作品。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有一些自我神化的倾向—他在完成这幅作品后曾试图自杀,却没有成功。

保罗·高更

640-39.jpg

1848—1903年)

通过反抗印象派并被非西方艺术所吸引,高更创造了他自己的风格,运用纯色作为表现形式。他的生活与他的画作一样,充满了争议。

生于巴黎的高更,童年时有一部分时间是在秘鲁度过的(他的母亲是半个秘鲁人)。他成为了一位成功的股票经纪人,并在业余时间作画。作为一名印象派的崇拜者,他购买他们的画作,并在他们的展览上展出作品。1883年,他开始了全职绘画,却无法再维持生计。他疏远了妻子和五个孩子,定居在布列塔尼的阿旺桥村,在那里,他创作了《布道后的幻觉》,在这幅作品中,单纯、鲜艳的色彩区域标志着他已放弃了印象派的风格。

在游历过巴拿马和马提尼克之后,高更返回了法国,拜访在阿尔的凡·高,在此两人发生了著名的争吵。陷入困境的高更在1891年动身前往法国殖民地塔希提。尽管在岛上过着贫困的生活且为梅毒所苦,但这一段成为了他离经叛道的一生中最富有创造力的时期。他最终在马贵斯岛去世。

文章摘自《伟大的绘画》,北京出版集团

编辑:辛巴德

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0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